一片叶

【all叶】竭泽而渔[03]

叽歪歪:

肉,雷。

 

一个外链

“包子……”叶修一时间还没能想好怎么解决目前的窘境,从他昨晚和孙哲平再次滚上床后,他就知道局面已经失去了控制。

叶修是个很少犯错的人,当然,这个“错”仅代表他自己认为的错,与普遍价值上的错重叠面积不大。

但他还是犯错了,他没想到自己看漏了包荣兴,包荣兴远不是那种给点甜头就忘乎所以的小动物,他的野性堪比凶兽,却仍然能用一双纯粹的眼睛盯着对方,大概是因为包荣兴的想法非常简单,喜欢就是所有都喜欢,占有就是全部都占有,正因为单纯到了极点,所以才极其可怕。

叶修不由回想到包荣兴生日前的那一天,他直接问包荣兴想要什么礼物,一般人肯定会跳脚说你怎么不自己多想一想,一点诚意都没有之类,可包荣兴却很是兴奋地围着他打转问要什么都可以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包荣兴笑得极其灿烂,然后说:“我要老大给我破处。”

叶修险些被烟呛死。

事后叶修问包荣兴到底是怎么想的,包荣兴无辜地抱着刚被他日完浑身无力的叶修:“我最喜欢你,以后也不会遇到更喜欢的人了,所以想跟你做爱。”

叶修尝试着理解了一下这之中的逻辑,然而失败了。

叶修不是很想去碰触感情,他或许曾经有过和孙哲平谈感情的念头,但那阵劲头过去了,让他长了教训,他短时间内不想跟任何人确定什么关系。

叶修会答应包荣兴,一方面是因为他刚跟前炮友掰了,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他跟包荣兴不需要谈感情,他原本是这么以为的,现在却不太确定了。

包荣兴帮叶修清理了一下,他原本散发出来的凶性已经尽数收敛,又恢复成原来那个老大长老大短的忠犬。

只不过现在的叶修是绝对不会再把他当作那个给点骨头就摇尾巴的小狼狗了。

“包子,你先出去。”叶修的语气有点冷淡,“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包荣兴没有丝毫质疑就出门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接着他在转角遇到了面色阴沉的孙哲平,两人在厕所里遇到的那次后第一次单独打照面,却都没有尴尬之类的情绪,反而对彼此的敌意瞬间就从眼神中爆发了出来。

“他在你那儿?”孙哲平问道,不过根本没感到疑问。

包荣兴笑得灿烂,露出一口白牙:“关你屁事?”

 

***

 

本篇的叶暂时定位为不想走心只想走肾的无情无义叶。

不知道有没有跟你们说过,叶给我的观感,其实比起温柔,无情占百分之七十左右,后面会写我浅薄的理解。要是实在有想说的可以到微博下面或者私信跟我聊(不一定回),评论暂时不开了。

评论

热度(2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