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All叶】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悠悠堇:

文前放广告:《狗血之庭》预售链接

还有,现在销量快到600,代理那边有个活动,就是抽五个人送一本狗血之庭(包邮),已拍的会在发货之后退款,未拍的会单独建单发送奖品。

抽奖由TOMO官博抽,关注次元tomo官博,转发微博并艾特一个好友即可参与抽奖。微博地址:链接

等收到抽奖的本子之后在微博上拍照repo艾特一下TOMO官博比较好哦。

以上!(我也要去转发!拉低中奖率!(喂。。。)


下面正文↓↓↓

哦对了,这是篇点文 @陌开陌合 



第八赛季结束, 这赛季总结下来有两件大事,一是叶秋的退役,二是嘉世的出局。

但与此同时,本赛季也是荣耀联盟蓬勃发展的一个赛季,无论是荣耀在电竞行业内本身的影响力还是在一般民众内的知名度以及选手在大众平台上的活跃度都获得了一次飞跃。在这个赛季的夏休期,第一次大型线下粉丝活动召开了。这次的粉丝活动与全明星周末有所不同,主要是为了推广荣耀这项网游本身,召集了人气选手在这次的冠军战队所在地S市进行了发布会以及粉丝见面会之类的活动,还有签售账号卡以及战队、选手周边的商业活动。

到场的粉丝以及围观者很多,如此高的人气还上了当日城市头条,登上了全国范围的报纸新闻。

职业选手们在一整天的公式化微笑之后累得面部表情僵硬,坐在回酒店的大巴上什么都不想说,连黄少天都一言不发。

“等会儿我们一起去……”黄少天做了个“喝一杯”的手势。

“可以。”其他人点头,他们私底下除了互相怼的时候关系都还可以,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在互相怼。

作为S市原住民,原本想回俱乐部的周泽楷也硬是被一起拖了过去,江波涛见状就主动做东提议道:“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店,是我朋友开的,前几天他说请来了H市特别火的一个驻唱来镇场子,让我去看看。”

“漂亮吗?”方锐嬉皮笑脸。

“男的。”江波涛微笑着打破了他的幻想。

众人先回酒店捯饬了下自己,折腾到亲妈一眼无法认出的程度,然后有意向去的在大堂集合,一共十几个人,没一会儿到了那家bar前,从外观看上去是一家并不热闹偏向熟人闲聚聊天的音乐吧。走进去后,发现虽然安静,但是已经坐满了人,江波涛事先联系了他的朋友,他朋友在里边等着,看到这群打扮比较奇怪的人后立刻心领神会,从吧台后出来把他们带到一个最偏僻但视角还不错的角落,有串珠链子挡着,更加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江波涛的朋友跟他们闲聊了会儿,说了会儿这位驻唱的话题,调笑道这驻唱可是季节限定的超人气商品,只有在夏天才会出现,大致是职业选手的夏休期那段时间才能看到他在几家相熟的pub里驻唱。

“那驻唱被搭讪了挺多次的,男的女的都有,不过圈子里的说法是他在这方面很洁身自好,也从来没见他和哪个客人对上眼,倒是有时候唱得晚了会有个男的来接他回去。”

选手们对夜店驻唱的兴趣都不太大,店主也看出大家兴致不高,说了两句便没有再说,转而推销起了自家特调的鸡尾酒,选手们纷纷表示听上去真不错,然后叫了几扎果汁和小食拼盘。

楚云秀作为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却没有显得鹤立鸡群,她虽然平时看上去只和苏沐橙好,但实际上她和黄金一代的关系都不错,聊起来也有话题。苏沐橙这次随着嘉世的淘汰,没能参加这次活动,楚云秀一边用微信和苏沐橙聊着天,一边跟桌上的其他人随便闲聊。

这一趴来的人里有些是平时就爱疯的,有些是看不出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儿的。

比如张新杰和韩文清,这两人会跟着一起来倒是让人有点意外。

“哎呦。”楚云秀忽然捧着手机叫了一声。

“怎么了?”喻文州礼貌性地问道。

“没什么。”楚云秀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有点太激动,有些讪讪地笑了,“就是刚才和沐橙聊天,她说她也在S市,就觉得实在是太巧了。”

“啥?”正在和方锐比谁能一口气喝更多柳橙汁的黄少天闻言凑过来,“那把苏妹子也叫过来呗,一起玩多热闹啊。”

“她说叶秋跟她说太晚了女孩子不要一个人出门。”

“……”

叶秋这名字一出现,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险峻,这名字在目前来说还是个禁区,夏休期刚开始,日后的BOSS战还没打响,目前跟叶秋有直接见过面的人寥寥无几,在网游里见过的也还只是个位数,这个宇宙无敌超级大祸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差不多有半年了,这让他们在心里都憋着一把火,憋着一个再次见面一定要揍他一顿的想法。

“叶秋这死直男。”方锐嘀咕道,“什么女孩子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那他陪着不就行了吗。”

“就是。”黄少天附和,“他不陪着人家,天天就知道玩游戏,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这样只能让自己勉为其难地做他的男朋友了。

“不过就算叶秋陪着,凭他那身板,能做些什么?”

“说得好像也是啊。”

谈到叶秋,酒(虽然并没有酒)桌上的话稍微多了点,原本绷着脸的韩文清看上去也放松了点,会跟着数落叶秋两句。

酒吧的独立舞台上只有一个青年在弹钢琴,气氛很舒缓,稍微有点嘈杂,但不会刺耳,选手们正需要这样一个放松的地方休息一下。

然而到了九点,酒吧的气氛便改变了,原本冷色系的灯光一下子变成炫目的暖色系,多台LED灯同时开启,伴随着灯光的变化,有些原本在小酌谈笑的青年男女开始激动地尖叫,叫着个英文名,鬼哭狼嚎中也听不出是啥名。选手中也有时不时泡夜店的,也见过有名气的驻唱,但没见过这么疯狂跟追星差不多的场面,一时间耳膜受到的刺激有点大,纷纷投降,准备趁早结账走人。

半分钟后,灯光又归于慢摇风格,鼎沸的人群也稍微平静了一些,舞台两侧有几位青年最后调试了下吉他和贝斯,架子鼓鼓手坐好后给后台一个眼色,用鼓棒敲了一下吊镲,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今晚的演唱便开始了。

"Well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s burning low,"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伴随着略带沙哑的清冷嗓音,台下再次蔓延开了经过压抑的尖叫,而原本打算结账的选手纷纷愣在原地,略为不可置信地看着台上的那人,那张脸他们都熟悉,但是却第一次觉得有些陌生。

"Staring at the bottom of your glass,"

"Hoping one day you'll make a dream last..."

台上的驻唱一手捏着话筒,一手小幅度地朝台下用两指比了个小小的心,再次引来全场的尖叫声。

他戴了个花纹略为夸张的黑色耳饰,在耳骨与耳垂上缠绕,灯光照耀下他的耳朵显得非常白皙,并不仅仅是耳朵,他裸露在外的小臂、脚踝、脸颊,都白皙得不可思议。他一手套着黑色的指套,更突出了手指的修长,他的手很好看,朝下一伸,有人顺势握住很快就松开,然后发出了娇羞的呜咽。

还他妈是个男的。

靠。

楚云秀抱头缩在角落,在那里遇到了李轩同志和方锐兄弟,他们快要被这空间内的黑气以及低气压压得喘不过气来,实际上还有被点燃的不健康思想,但是他们并不想去注意。

"Only know you've been high when you're feeling low,"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

台上的那人唱到了第二次的副歌部分,唱得很深情,眼神湿润带着水意,他的目光飘忽不定,平静地小幅度扫视着不算太大的场子,忽然与串珠帘内的一双双眼睛对上了。

那几张熟悉的脸上是一些难以形容的千奇百怪的表情,硬要生动形象地形容的话大概是“=口=”这样、“口-口”这样、“(눈_눈)”这样、“(。•ˇ‸ˇ•。)”这样、 “╰ 皿 ╯╬”这样……

叶修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群人,但是他丝毫没有惊慌,只是看了眼这边就立刻转移了视线,继续平稳的演唱。

这里的大部分看上去挺正直的职业选手对叶修都有点奇怪的想法,但是他们平时听叶修的声音都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还行吧挺好听的之类,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叶修唱歌,嗓音带些沙质,唱起歌来的感觉和平时说话的感觉实际上没有太大差别,那种平淡慵懒的感觉似乎是一惯如此,然而通过音调的变化,一些小小的转音和拖长音里的韵味让人的耳朵享受与留恋。

他今天穿着九分裤,紧紧包裹着他匀称的腿部线条,连楚云秀都在低气压中瑟瑟发抖的时候忍不住夸赞道:“好腿,想摸。”

叶修在台上唱了三两首歌后就放下了麦克风,他本来就是来撑会儿场面的,不是正式驻唱,但是台下一直喊着安可,他便也就又拿起麦克多唱了几首。

周泽楷安静地喝着饮料,听着身边几位前辈带着粗话的骂骂咧咧,大意上就是既然都有空在这边唱唱跳跳了居然不露个面害人白担心。

江波涛看了眼一直直勾勾盯着叶修的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妈的,太骚了。”

黄少天忍不住拍桌,叶修唱了两首鼻音浓重的英文歌,还轻哼了一段,时不时朝这边抛个……白眼,似乎是在赶他们走。可见他虽然表面上不是多在意,但实际上还是感到了些许羞耻和尴尬。

发现了这一点的男人们心思立刻变得邪恶起来,他们一个比一个热烈地盯着叶修猛瞧,让叶修就算想不注意都没可能。但他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觉得等会儿肯定要被这群家伙嘲笑了,当然他倒不怎么害怕这个,只是一想到多事儿的黄少天同学可能拍个小视频什么的……叶修自然地朝那边瞟了一眼,好吧,黄少天已经在拍了。

他难得有点不自在起来,脸颊稍微发烫。

台下坐着的却盯着他的脸,锁骨,领口开到胸前所露出的无瑕的肌肤,如果眼神有实质力量的话,叶修可能已经被扒光了。

然后,一个之前被无视的问题忽然蹿入他们的脑海。

那个店长口中时不时会去接叶修的男人是谁?



……是谁啊……你们猜吧,写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1590)

  1. 黎殷木乃伊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