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all叶】基佬有两种,他们是不承认也不恐同的第三种。-上

悠悠堇:

日子过得稀里糊涂,忽然发现今天是周五,垂死病中惊坐起,赶紧撸一发更新。


一直忘了说今年的目标。新的一年,悠悠堇的目标就是放飞自己,让自己飞得更高,想写啥就写啥,不接受批评。就是不讲道理,以掉粉到一万二以下为目标。

于是今天是个除了叶修以外其他人都是直男的故事。               但是一不小心被老叶青春的肉体(没有)吸引之类的(?)      



正文



叶修是个广义上的基佬,特别像死直男的基佬。

在把“你怎么看上去跟个gay似的”当成夸奖男人有品位懂搭配的当今社会,叶修整个人看上去都直直的,那蓬松且没发型的头发以及穿了好几年的T恤牛仔裤显得特别直。

想当初周泽楷刚出来的时候,有人酸道:“长成这样,肯定是个基佬。”

当时还特别有权威的叶秋前辈只看了一眼,就说:“他是直男。”虽然长得有点gay。

作为基佬,基佬叶的gay达还是挺精准的,基本上职业圈还是直男的天下,只不过以前是网瘾少年比较难找女朋友,现在是职业选手没空找女朋友,虽然现在商业模式上热爱炒CP圈粉,但真正是基佬的除了最不像基佬的基佬叶,也没谁了。

偏偏这基佬叶也不怎么掩饰自己的性向,基本上跟他熟的几个都知道他是基佬。

不过第六赛季出道的江波涛小朋友,一眼就让叶修给发现了:这是个小基佬。而小基佬江也一眼就发现了老基佬叶,两人在赛场上遇到的那眼神都透露着浓浓的gay气。只不过小基佬比较外露,老基佬比较内敛。

小基佬一旦注意到老基佬,就忍不住关注他除了比赛以外其他方面的事,然后有点走火入魔,被老基佬给吸引了。

平常没机会,等第八赛季老基佬来卖技能点了,小基佬琢磨着差不多是时候了,要是再不说,下次不知道叶秋要消失到什么时候。

江波涛从后门走,叫住离开的叶秋,隐晦地表示想跟他约,叶秋前辈懒懒一笑,笑得略骚,拒绝道:“太累。”作为一个基佬,无论是捅别人,还是被别人捅,都很累,叶修短时间内都很忙,没空没精力。

江波涛深表遗憾,但没有强求,最后捏了把老基佬的屁股满足一下空虚的内心。

最终情感爆发的基本点在于兴欣和轮回的第十赛季决赛,无浪和君莫笑的对垒让江波涛心潮澎湃,却没有找到出口,那场单人赛,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场,差点让他在比赛中硬了。

兴欣和轮回的第三场比赛结束后,江波涛难掩心中乱七八糟的感情,想跟基佬叶撩骚,然后基佬叶就退役了。

基本上来说,周泽楷可以看出江波涛以及叶修之间那种暗涌的小浪花,从叶修二次退役后江波涛那低落劲儿更让他确定,那时候他们还没从俱乐部撤走,是一起在新闻里看到的消息,当时周泽楷能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江波涛瞬间就僵直了。

“……会回来的。”

周泽楷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拍了拍江波涛的后背,胡乱扯谎,但从根源上来讲,也是因为他冥冥之中觉得,叶修是会回来的。

果不其然,他在B市见到了叶修,那种遥远的亲切感让原本不喜多言的他也跟着嬉闹指责叶修的其他人说了句“就是”。

周泽楷没忘把这个消息告诉江波涛,江波涛回了他一个笑脸。

到了苏黎世,周泽楷发现了件事,叶修特别讨基佬喜欢,尤其是外国基佬。

他们才到了那儿三天,其他国家的选手就有四五个来约叶修have a date。

欧美人所谓的have a date基本意思是make a love。

黄少天等人叹为观止,方锐摸不着头脑,上下打量正趴着玩游戏的叶修:“领队,你说你到底是哪里吸引男人了?”

“气质好吧。”叶修随口答道。

其他人的表情难以言喻,能够如此自然说出这种话的叶修不由给其他人一种:这是真的,他说的都对,的错觉。

对于队员心理状况很关心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不能让外国的男人泡到叶修,他开始时时跟在叶修的身边,营造出一种他是叶修男朋友的假象,希望其他人知难而退。

但是看上去根本没用,还有人在他就在旁边的时候光明正大地约叶修。

叶修多聪明的人啊,一眼洞穿周泽楷的小心思,友善地提醒道:“是个gay都能看出你是直男,你别废劲儿了。”

周泽楷委屈,他明明表现得很gay了。

而其他人对周泽楷近期的表现很费解,方锐还特地来问叶修:“周泽楷是不是想追你啊?”

叶修看着文件,抽空分他一眼神:“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哪儿哪儿都能看出来啊。”方锐拍胸脯,“他看你那眼神可不一般。”

叶修笑:“少扯了吧你,你还懂看眼神?你看我这眼神什么意思。”

叶修盯着方锐,看得方锐心跳有点加快,胡言乱语:“你爱我。”

“……我揍你还差不多。”叶修忍着朝他翻白眼的冲动,“基佬又不是只要男人都喜欢,难道你们异性恋逮路边看一异性都想上啊?”

“道理我都懂。”方锐忧心忡忡,“我就是怕我魅力太大了。”

叶修没说话,看方锐的眼神很慈悲,感觉上就是:你开心就好。

方锐不高兴了:“那你说我哪里不好,我作为一个男人难道没有魅力吗?”

叶修抬眼观赏了他三秒:“还行。估计三四十岁的喜欢你这款。虽然骨子里猥琐,但是表面看上去还行,挺阳光的。”

忽然被评为有一定年龄基础的叔叔喜欢的款,方锐心情十分复杂,挣扎道:“那你不是也快三十了吗。”

“那就四五十吧。”叶修调笑道,“你正好适合被包养。”

“……我跟你拼了!”方锐冲上去卡住叶修的脖子,羞愤难当,“你赔我的清白,我刚才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你管不住你的脑子,我能怎么办?”

周泽楷进训练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修和方锐一起滚在旋转椅里的画面,方锐骑在叶修身上,两人姿势暧昧。

“你们在干嘛?”周泽楷问。

“我们这是日常的队内交流。”方锐可废劲儿,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被叶修制住了,“靠,原来在队里还有个老魏跟我一起搞你,没想到一个人搞还有点困难。周泽楷,来搭把手,我们二打一。”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还真去搭把手了,他锁住叶修的手,方锐去挠叶修的痒痒肉,叶修形象尽失,在椅子里扭来扭去,憋笑憋得脸都粉了,T恤皱巴巴地拧在他身上恰似咸菜。

周泽楷盯着叶修变得粉粉嫩的耳朵尖,稍微有点心动。他喜欢耳朵好看的人。

这时候吃完饭去买奶茶的楚云秀和苏沐橙携手走进来,看到搞在一起的三个人,都很镇静,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楚云秀提醒道:

“公共场合不要进行传播色情影像,而且还是现场直播,要判刑的。”

“哪里色情了?”方锐气喘吁吁,叶修这身板看上去薄弱,没想到一个人跟他搞还有点搞不过,他趴在叶修身上,和叶修贴在一起。

“哪里色情?”楚云秀咬着奶茶吸管,指道,“叶修的样子就很色情。”

方锐低头,看叶修脸颊泛红,T恤在挣扎中露出凹陷的锁骨,让他也莫名感觉有点害臊:“老叶你还骚得挺带感的。”

叶修一脚踹他裆上,不过没用力,但足够让方锐捂着裆跳到一边了。方锐觉得很受伤:“为什么就踹我一个,周泽楷他也参与了。”

“小周是被你逼迫的。”

“你还讲不讲道理了!他是主动的,你看他刚才捏你手腕捏得多紧啊。”

方锐怒指,“你一点都不爱我了吗,当初不是说我是你的真爱吗。果然男人的话就是不可信。”

“你的记忆出了差错。”叶修悠然道,“那话不是我说的,是雷霆的小姑娘说的。”

“不管。”方锐蛮不讲理,“反正我受伤了,你要负责。”

“哦,那你过来。”叶修朝他勾了勾手指,“哥哥帮你揉揉。”

“……”方锐支吾了一会儿,被调戏得面红耳赤,朝叶修竖了个中指就蹿出去了。

周泽楷还站在叶修身后,看着叶修的耳朵出神,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揉了揉稍微有些肉感的耳垂,叶修“嗯”了声,回头:“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好像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摇了摇头示意没事,然后出门冷静去了。

晚上苏沐橙和楚云秀出去了,剩下一群男人一起度过无趣的夜生活,也没有性生活。

“要不看片儿吧。”黄少天不嫌事大,“在正式比赛开始前不是应该适当纾解自己的欲望吗。”——来自某次会议上叶修的提议。

叶修正在抽烟,表情略为享受,闻言看了黄少天一眼:“十几个人一起看片?”

“不行啊。”黄少天忽然想到,“不过老叶你看的类型应该跟我们不一样吧。”

“那就看GV。”方锐心血来潮,“我还没看过呢。”

直男唐昊和孙翔表示不想看,被黄少天前辈义正言辞地训导道:“身为队友,怎么能够这么不合群?”

“……”孙翔和唐昊被这蛮不讲理的逻辑给绕了进去,反而觉得好像自己真有哪里不对。

“老叶你网盘里应该有吧,找出来一起看呗。”

“你们是不是真的闲得没事做?”一直沉默旁观的叶修从身后抽出个文件夹,“那不如我们来开个会?”

“……”



tbc.


先去吃饭了。想吃烧烤。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写完以后我才发现我以前写过类似的。赶紧回去翻,还好我删掉了那篇。哈哈。大家应该也差不多忘了嘿嘿。

还有尽量日更翻译过来就是“也不一定日更”哈哈哈,我们这个大作业吧,稍微有点恶心,比我想象中还要花时间,册那,做分录做到想吐。等12号之后大概能日更了,在那之前时不时更新一下。

今天早上躺在床上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这么英俊的人一个月总有一半的时间在自我厌弃呢,是帅过头妨碍到世界和平了吗?想不通。

其实我不太喜欢三观正这种说法,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沉默的螺旋理论。我觉得吧没有正确的三观,只有与你的想法达成一致的三观,甚至三观这个词到底指哪三观还经常变来变去,哪有什么三观正啊……每次大家夸我三观正我都很绝望,不要夸一个整天想强奸叶修的人三观正好吗,我是思想上的强奸犯啊,要坐牢的。

文末的废话应该收一收啊。怎么这么多话,我冷酷的形象都要坍塌了。

评论

热度(1672)

  1. 黎殷漁燈分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