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all叶】非典型快穿-中

悠悠堇:

上篇❀


 


04


晚上的比赛结束后,大家喝得开心,盐汽水与可乐齐飞,橙汁儿与雪碧共舞。


喝到碳酸上头,方锐问了个从早上膈应到他现在的问题。


“老叶,你说你做春梦怎么做到唐昊头上的?”


这问题其实困扰在场的各位一整天了,只是白天顾着晚上的比赛才没问,现在比赛大胜,总算是有机会好好审问一下他了。


叶修正喝汽水儿呢,闻言被呛了一下。


“做你个头的春梦。”


他刚上到梦里唐昊男朋友的身上就被甩了出了车祸,哪来一丝一毫的春意。


方锐觉得春梦这个形容的确不太妥当,但他不能输了气势,摆出一副区区小事不要在意的样子:“那你到底是怎么看上唐昊的!”


“什么看上不看上的。”叶修反驳,“不就一个梦吗,我能控制我做什么梦吗?”


“那你干嘛梦到唐昊……”方锐越说越小声,悲从中来,觉得叶修真是个骗了他身心的渣男。


“哎呦,不就个梦吗,你们也别纠结了。”


楚云秀前来救场,“叶修这老家伙不在意,人家小唐昊脸皮可薄着呢。”


被点名的唐昊脸像是被蒸熟了一样,红得彻底。


叶修轻斥方锐:“叫你不要乱说,现在影响队内团结了吧,看倒没,唐昊气得脸都红了。”


方锐嗤笑,他敢肯定唐昊这脸绝不是气红的。


“可你不觉得奇怪吗,”喻文州坐在叶修左边,帮他拨了拨很久没修剪有些扎眼的刘海,手就顺势放在了叶修的肩膀上,“你平时和唐昊又没什么私交,怎么偏偏梦到他?”


喻文州这话看似带理,实际上带刺,惹得唐昊因为这“没什么私交”又青了脸。


叶修没听出这点意味,回道:“其实吧也不仅仅梦到他,你也在梦里。”


而且还不是一星半点的渣,简直是从头到脚的渣。


叶修原来不想多谈,偏偏喻文州来了兴致,于是只能开始为大家讲故事。


 


05


第二个梦。


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出场。


两人是挚友。


叶修和他们是室友。


同一所大学。


黄少天同学是个小弯弯,叶修同学也是个小弯弯。


一拍即合,每天晚上在被窝里展开双人小游戏,不带喻文州玩。


喻文州发现后,单独把叶修找出来,告诉他自己也是小弯弯。


原本就比起黄少天更喜欢喻文州这款的叶修同学立刻上钩,和喻文州展开双人小游戏。


这叶修同学吧,不像叶修选手那么有脑子,完全没看出喻文州眼里那点小心思。


没过多久,学校公示栏就贴上了叶修同学的一些不好的照片。


完全没露点,但是也能看出点端倪。


这下叶修同学就很难过了,生活上的难过,还有心理上的难过。


那些照片应该是他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喻文州甜言蜜语下他才答应拍的。


而喻文州则已经安慰好了被叶修伤透心的黄少天,天天陪他一起上下课。


叶修同学在宿舍里成了透明人。


而叶修选手恰好在这时候穿了过来。


简而言之,这个世界的感情线是黄少天和叶修在一起时虽然没提及感情但对他是有情的,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时虽然提及了感情但对他是无情的,黄少天把喻文州当好朋友喻文州却睡了他心中的男朋友只因为他不再想和黄少天做好朋友而想做他的男朋友。


在现实里和黄少天还有喻文州是好朋友的叶修选手不知道做朋友还有这么多讲究。


顿时觉得自己以及现实中的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好清纯可爱。


呵呵。


叶修刚接收完那些乱七八糟的讯息,就被请到教导处喝茶。


十几年没上过学的叶修顿时感觉很新奇,然后领了个处分回来。


居然没被开除。


叶修非常惊讶了。


后来得知他弟是总裁。


保他这么一个草包哥哥还没什么问题。


哇,这简直就跟现实没什么差别。


叶修不禁想到了自家倒霉弟弟,嘴角有了点笑意。


于是刚回寝室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就看到叶修在对一张处分单微笑。


还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格外好看的笑。


如果对象不是处分单的话,那画面一定很美好。


可偏偏对象是处分单,让人觉得这人莫不是刺激太大脑子出问题了才好。


原本有些怨他的黄少天立刻跑过来关心他。


喻文州看着他连连冷笑,笑得超嘲讽。


叶修笑回去,笑得更嘲讽。


跟他比笑,还比嘲讽?


他接受挑战。


喻文州挑眉,他印象中的叶修就算被他阴了,设计了这么一通也仍是死心塌地陪着小心,何时这样不屑地对他笑过。


事实上叶修选手觉得自己和叶修同学都有点小贱。


只不过叶修选手对别人贱,叶修同学对自己贱。


原本喻文州以为这么一闹叶修会被退学,没想到叶修只是记了个过。


这让喻文州很不爽了。


也不伪装了,趁着黄少天去了洗手间,好生警告了他一番让他别多事,要是他敢对黄少天怎样……喻文州威胁性地笑了笑。


笑得那叫一个好看,让人如沐冬风。


叶修也笑,笑得那叫一个慈祥,如同在看一个三岁的孩子。


叶修想,要是现实里的喻文州也这么智障就好了,赢起来多轻松啊。


下午,叶修接了个电话,立刻就出门了。


那电话是他弟打的,约他在校门口的咖啡厅见面。


见了面后他弟冷着脸说:“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小眼神可让人胆寒了。


这眼神叶修很熟悉,他家有出息的弟弟在工作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只不过转头对上他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副炸毛的小狗子样儿。


这下叶修纳闷了。


他莫不是个抖M吧,竟觉得这样看他的叶秋小宝贝也挺萌的。


这样想着,叶修顺手撸了撸叶秋的毛。


平时一被他撸就安静下来的叶秋这下大力地打开了他的手,特别嫌弃。


扔下一张钞票结账后转身就走。


叶修捂着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做梦还会疼的。


手背都红了。


叶修决定比赛结束回家后一定要把叶秋的毛给撸秃了。


无辜的叶秋完全不知道有一场无妄之灾在等着他。


 


06


“后来我给忘了。”叶修道。


的确,一晚上经历那么多,忘了许多也情有可原。


反观其他人,笑得脸都红了。


只有黄少天咬牙切齿,喻文州笑得勉强。


“哎呦喂,NTR啊,没想到喻文州你在老叶心里竟是这样一个人。”


张佳乐乐死了,死劲打击喻文州。


“没想到我在前辈心里是这样的人?”喻文州笑看叶修。


叶修摆手:“这可真不是,你怎么可能那么……”


叶修细想应该如何形容梦中那人:“……那么智障。”


思来想去还是智障这种形容词比较适合。


说实话叶修这些年过来,经历的也不少,这种年轻人的情情爱爱,在他看来跟玩似的,尤其是那种除了谈恋爱不做正事的感觉让他觉得好笑。


喻文州这下倒是笑得略为真诚:“其实前辈要是真这么想我也无妨,毕竟在前辈的梦里,就算我是这样的人,你也对我情有独钟。”


“……”叶修沉默片刻,觉得这气氛好有基佬片的感觉,但又不去多想,顺着话茬接下去,“可不是对你情有独钟吗,你比赛录像我都看了上百遍了。”


黄少天撇嘴,对队长的调情手段表示佩服,但也立刻咋咋呼呼地让叶修对他负责,说什么在梦里背叛了他就得在现实里对他好。


叶修笑着说明天多给他吃二两饭。


 


07


叶修在梦里睁开眼。


眼前有只长得可爱的生物。


颇有曾经一度让人嚷着必须死的白切黑生物的风范。


它眨着大眼睛说:“时间不多,我就长话短说了。”


叶修原地坐下,打个哈欠,准备继续在梦里睡。


可爱生物急了:“喂,别睡啊,有大事跟你说。”


“……”叶修发出轻浅的小呼噜。


原本还端着架子的可爱生物立刻留下宽面条泪扑到叶修身上哭闹。


在它的嚷嚷下,叶修总算明白昨晚那特别漫长且真实的梦是怎么回事了。


总之昨晚的事貌似都是真实发生的事,至于为什么他会来去在多个世界中呢,因为啥空间啥磁场啥世界线收束之类的叶修自己听不懂也不打算懂。


“本来,你就是个炮灰……哦不是你,是被你上身的那几个,就是炮灰。可偏偏你这人有点招人,让炮灰立刻不炮灰了,让那些世界的人对你余情未了……”


“等等。”


叶修伸手阻止这玩意儿的胡话,“余情未了?”


叶修回想自己昨晚被嫌弃的一生……不,是被嫌弃的生生世世,他苦思冥想,硬是想不出谁能对他余情未了,难道是被自己绿了还依然不肯放弃的黄少天?


可爱的生物回道:“每个世界和你有接触的人都对你余情未了,所以希望你能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它的声音越来越低,圆眼睛鬼鬼祟祟地转来转去。


叶修非常不能理解它在说什么,于是决定继续在梦里睡觉。


哪想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居然看到了身边带着小鲜肉的唐昊。


 


 


***


 


出去吃饭了,晚上还有一更。


完全放飞自己了。


纯爽文。


有虫回来再抓。

评论

热度(7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