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喻黄叶】那个Omega有点热

悠悠堇:

        以前写的。一个段子。

        根本没写到重点,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写下去。

 

        ***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选手通道里正好和迎面走来的嘉世选手撞上,黄少天眼皮一跳,略一斜眼,就和叶修对上了眼。

        那双眼睛正兴味盎然地将视线投注于他身上。

        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把半个身子藏到喻文州身后。

        “关系真好。”叶修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小声说道,“下次有机会一起玩啊。”

        黄少天的手臂上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等到叶修等人走远后,黄少天一脸崩溃地扯着喻文州:

        “怎么办,他绝对是看上我们了,他刚才那句话明显是想要跟我们三劈,太可怕了。”

        喻文州反手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少天你冷静一点,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

        第四赛季,蓝雨和嘉世的第一场常规赛,蓝雨主场,黄少天被叶修搞得心慌慌,生怕自己被这个Omega压在哪个角落强上了。

        作为一个在联盟留有各种传说但又非常神秘的斗神叶秋,他的性别是Omega,最为人在背后议论的是他据说相当奔放的私生活。

        第三赛季以后的新人Alpha基本上没有敢近他身的,生怕自己被彪悍的Omega斗神给弄得精尽人亡。大部分选手在赛季结束前都很少会有性生活,尤其是Alpha和Omgea,因为这两个性别一旦碰在一起就他妈天雷勾地火,基因中印刻的本能让他们很无奈。这会直接影响到比赛状态,所以优秀选手至少在当赛季中非常洁身自好。但是本能是很难违抗的,正值壮年的Alpha被Omega一撩拨很少有不发热的,而电竞职业选手群体又是壮年Alpha聚集地,谁知道会突生异变有个Omega混在里面,而且还是个据说需求十分旺盛的Omega。

        是的,据说。

        到底是哪里放出的小道消息就不知道了。

        但是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秘密。

        场上霸气横行的斗神叶秋场下其实是妖艳贱货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很幻灭。于是当然不可能让不明真相的场外观众知道真相。

        不明真相者对于叶秋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有过诸多猜测,而大部分联盟内部人员都猜是嘉世内部为了维护斗神雄伟的形象故意不放叶秋出去见人。

        陶轩表示呵呵。

 


        比赛开始前,黄少天收拾好情绪,用力拍了拍喻文州的背脊:“今天就是我们蓝雨战胜嘉世的里程碑的时刻,一起把那个总用下半身思考的叶什么秋的干掉吧队长。”

        喻文州笑道:“我倒觉得未必。”

        黄少天呆:“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轻轻搓揉着自己的手指,“我觉得叶秋前辈还挺有趣的。”

        “队长你醒醒!”黄少天悲愤地握住喻文州的肩膀摇晃,“你不能因为我们战队上到老板下到清洁阿姨都是Alpha就对人生失去希望,就开始饥不择食啊。”

        喻文州被黄少天晃得头晕,赶紧安抚他:“马上开始比赛了,别说这个了。”

        然而黄少天仍对自己队长的择偶标准感到忧心忡忡。

        第四赛季是个里程碑式的时代,后来站在各职业顶峰又人气极高的选手大多都出自这个赛季,而这个赛季的选手所具备的鲜活和朝气为原本大龄男Alpha青年扎堆的职业圈注入了生机。他们在常规赛刚开始就大放异彩,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蓝雨的这对搭档在之前的比赛中刚一出道就被誉为本赛季最被看好的组合,但是之后就立刻被嘉世的新人苏沐橙抢了风头。

        苏沐橙和叶秋的配合实在是太让人惊艳,恰到好处的默契让嘉世粉们对苏沐橙的好感直线上升。比起安居于暗处的叶秋,在这个赛季,苏沐橙倒更像是嘉世的门面了。

        所以黄少天心里对叶秋并没有多少畏惧,反而还略有一番掀他下马的气势,比赛开始前的几分钟就按捺不住热血,恨不得现在就上场和叶秋过个几百招。

        风华正茂气宇轩昂的黄少天小朋友和队友一起非常自信地上场了,然后非常茫然地输掉了。

        黄少天并没有抱着一定会赢嘉世的念头,但他认为本赛季目前为止状态良好的蓝雨拿个三分以上是绝对没问题的。

        然而现实非常残酷,他们只在单人赛中拿了一分,最后主场作战输给嘉世九分。

        难以置信,他们和嘉世之间真有那么悬殊的实力差?

        黄少天神不守舍地跟着喻文州熬过了记者会,心里还是很不平衡。

        在目前恒定的价值观中,他一直觉得像叶秋这样的选手太不敬业,一点都不遵守职业选手的职业道德,不仅不出席战队之间的活动,而且私生活还一团糟,这样的人肯定立刻就会在激烈的竞争中被淘汰。

        这不能怪他偏见,别看黄少天平时话多得很又活泼过头,但对于职业选手这个职业他的心里有自己的标杆,他总觉得既然选择了电子竞技这条路,就一定得舍弃一点什么。

        电子竞技,说穿了也是竞技的一种,并不比那些体能竞技轻松。

        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一定得敬业,而叶秋在他眼里就是极不敬业的典型。

        所以这不能怪黄少天在区分敌我的时候把叶秋划到了不会交往的那一栏。

        但是今天他却输得那么彻底,尤其是擂台赛的守擂,他和叶秋的正面对决,他被叶秋以三分之一的血量给送走,这可不是一点点的差距。

        黄少天坐在选手通道的长椅上,灯光昏暗,他想着自己的事情,让喻文州先回去了。

        忽然脸颊一冰,黄少天一激灵,侧头看见叶秋。

        “……!”你是鬼啊,怎么出现的时候都没有声音的。黄少天无语凝噎了好一会儿。

        “请你喝。”叶秋把贴在他脸上的碳酸饮料抛给他,然后坐到了他旁边。

        黄少天有点不自然地活动了下肩膀,小声地道谢。

        “我说你也别太拘谨了。”叶秋似乎看穿了一切般,含笑的眼睛微微弯起,“我又不会强奸你。”

        黄少天差点从鼻孔喷出碳酸来,被呛到不断咳嗽。

        “年轻人总是要摔几跤才能成大事。”叶秋拍了拍他的背,透过薄薄的夏季汗衫,黄少天感觉到叶秋的手心冰凉。

        其实黄少天并没有十分低落,也没有对自己产生怀疑,但是这个时候忽然来到他身边的叶秋在他眼里是来对他进行安慰的,这让他稍许对这位前辈有了那么丢丢的改观,但是这个年纪的少年骨子里多多少少都是傲的,也多多少少还残留着点娇,黄少天哼唧了一会儿非常不能免俗地说了句:“我不需要你的安慰。”

        叶秋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你真是自我意识过剩,我什么时候在安慰你了?”

        黄少天一愣。

        “我只是想嘲笑你。”叶秋漂亮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刚才比赛前很看不起我吧,怎么样,输惨了吧,不甘心吧。”

        黄少天张了张嘴,当时道行太浅竟无言以对,然后叶秋笑得更开心了:“活该。”

        黄少天气得脸涨得通红,结果叶秋又换上了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虽然你在场上干不过我,欢迎你在别的地方干翻我。”

        黄少天咬牙:“不要脸。”

        叶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又在原地坐了很久。

        等到喻文州来找他,他才站起来跟着回宿舍。

        “怎么了?”

        黄少天异常的沉默显得非常奇怪,喻文州立刻发现了他的异常。

        “啊,没什么。”黄少天回过神来,嘟囔道,“叶秋这样下去肯定会嫁不出去。”

        喻文州怔了怔:“你和叶秋发生了什么吗?”

        黄少天撇嘴:“谁要和那家伙发生些什么啊。”

        然后勾住喻文州的肩膀露出阳光灿烂的笑:“走吧,去吃夜宵。”

 

 

 

        那天发生的事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黄少天的心里,他觉得叶秋这人实在是奇怪,言行不一致,有种微妙的违和感。

        “听说叶秋大神每次比赛结束都会和相好在休息室里来一发。”选手甲的听说。

        “诶?是相好还是炮友?”选手乙的小道消息,“二十几岁的Omega可是非常凶恶的。”

        类似这种听说据说传说,黄少天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只要是职业圈里的人也多有耳闻。

        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有点不对劲的感觉,这让黄少天烦闷中生出了点郁卒来。

        一晃半个赛季过去,嘉世和蓝雨的第二场常规赛提上日程。

        这次蓝雨的表现比上次主场作战要出色。

        不过也没有赢就是了。

        失败方的记者会先开,开完后黄少天往回走经过嘉世的休息室,他猜叶秋肯定就在里面,毕竟叶秋从来不出席记者会。

        鬼使神差地,黄少天推开了门,在开门之前他想象了各种场景,和谐的、不和谐的,都有可能发生,然而他真的看到门内的场景后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叶秋大概是刘海长了遮眼睛,随手把刘海夹了上去,嘴里叼根烟,手里拿着个过时的游戏机,蹲在地上和一个安保打扮的年轻人(大概是萧山体育馆的工作人员)热烈地摁着AB键。

        “哈哈,是我赢了。”叶秋吹出一口烟,心旷神怡。

        “嘿。”安保笑道,“可惜啊,我原本对这游戏还很挺自信的。”

        “呵呵。”黄少天觉得叶秋笑起来非常欠,各种欠,他看着叶秋伸着食指指向自己的鼻子,“我专门摧毁各种信心。”

        安保大笑跪服大神,黄少天深感无语。

        这人活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真是一个奇迹。

        叶秋吸了吸鼻子,嘟囔了句“什么味儿啊”,一回头就对上了躲在门后的黄少天。

        两人大眼瞪小眼,仿佛时空被静止,三秒后似乎为了证明这并不是静止画面,叶秋歪了歪头:“偷窥?”

        “偷窥你妹啊!”

        “你居然想偷窥我妹?黄少天小朋友,这是犯罪。”

        “……”

        黄少天很少被堵到说不出话,仅有的几次全他妈跟叶秋有关。

        他觉得自己真是撞了邪了。

        一片沉默中,反而是安保同志很警惕地站起来,戒备地看着黄少天:“你是不是蓝雨派来揍叶神的?跟我走一趟。”

        黄少天极其无辜:“我不是啊。”

        安保不听,拉着他就走,黄少天急了:“我真不是!”

        安保同志根本不相信:“别骗我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以为我在这儿工作到现在见过多少想揍叶神的人了?一个个都跟你一样,眼冒绿光。”

        黄少天:“……”

 

 

        (是的,这篇原来叫妖艳贱货,被我给改了名,因为忽然发不出去……)

评论

热度(2643)

  1.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