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叶修中心】不谋而合的骗局

悠悠堇:

老叶,生日快乐。

岁岁平安。

 

有暧昧向的吴叶。

 

***

 

吴雪峰问有没有人想吃冷饮,训练室里的人一个个报了自己想吃啥,但就是不愿意挪窝。

叶修看这群人这副熊样,无奈起身,打算跟吴雪峰一起出门。

“队长,你是我们的灵魂导向。”

“副队,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正副队在其他队友欢天喜地的赞美中,大热天的双双到便利店里给这群家伙买冷饮。

叶修站在冰柜前,靠着记忆把队友们要的东西全都扔进购物篮里,吴雪峰笑着看他。

“你发现了?”

“不然呢。”叶修叹气,“他们一个个都以为我傻的?”

吴雪峰揉了揉叶修蓬松的发顶:“他们是想给你惊喜。”

叶修推了推吴雪峰的手:“希望他们能够给我点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惊喜。”

今天是叶修的生日。

去年的生日,叶修是和苏沐橙还有陶轩三个人过的。

这事儿被其他当时已经回家的选手知道后,他们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心里却有许多想法。

前两个赛季的战队数比后来少一些,所以决赛会在六月前结束,战队选手各回各家,偶有多留几日的,但不像嘉世这样,留得这么齐整,一看就有很明显的猫腻。

而嘉世战队的这些选手也很不会掩藏自己的小心思,从今天一大早开始,看向叶修的眼神就传递着一个信息:队长,我们有事瞒着你,但我们不告诉你,嘿嘿嘿。

叶修要是还猜不出来,他可能这几年白混社会了。

“果然瞒不过你。”

吴雪峰笑道,“我就跟他们说别闹这些,直接点,他们偏不听。”

“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呗。”叶修走去收银台,回头冲吴雪峰龇了龇牙,“只要别往我脸上扔蛋糕,我就不计较他们对队长的欺瞒。”

吴雪峰爽快地笑了,他太喜欢和叶修待在一起。尤其喜欢他成熟淡漠之下尚未完全消失的稚气,那最后的一点让他极为留恋。

叶修回到训练室,比他大上好几岁的选手正聚在一起窸窸窣窣地商量着什么,看叶修拎着塑料袋走进来,又若无其事地散开,有人心虚地吹了个口哨,还给吴雪峰递眼色。

吴雪峰不禁有些同情这些自以为影帝的队友了。

但见叶修冲他挤了挤眼,表情狡黠,笑容透着点小狡猾,作为和叶修共享秘密的同谋,他便心甘情愿地狼狈为奸了。

过了会儿,苏沐橙下课了,她出落得十分动人,出现在男人堆里相当惹眼。

不过即使那群男人团团围住苏沐橙把她拉到小角落里去商量事情,叶修也不是太担心。

他就是担心苏沐橙会一眼看穿他已经识破了这些人的惊喜,然后说出来。

不过苏沐橙当时也仍对叶修究竟有多鸡贼这点持有保留态度,万一他就上钩了呢,抱着这样的想法,苏沐橙也表现得若无其事,甚至不看叶修,笔直地走到隔壁的休息室去写作业了。

叶修戳戳吴雪峰的腰侧,吴雪峰把耳朵凑过来,叶修把嘴唇凑上去:“我现在很矛盾。”

“怎么?”

“一方面沐橙没有拆穿我,挺好的。”

“嗯。”

“另一方面,沐橙居然觉得这种伎俩能骗过我,我很心痛。”

吴雪峰笑出声,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叶修把他手拍开,义正言辞:“别按,我还要长高。”

当时的叶修仍未放弃在二十岁前长到一米八的宏大目标。

四处散落在训练室里的选手并不训练,偷偷摸摸地用QQ进行接头,一遍遍确认流程,一个个幻想小队长被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场面,然后笑得无比淫荡。

叶修也笑,他笑人类大脑构造的不同,以及智商等级的区分。

吴雪峰真想点点他的小脑袋,说道说道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

但是又坏得这么可爱。

等到叶修被这群人蒙着眼睛带去顶楼的时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表面却显得十分好奇。

队友大壮神秘兮兮:“队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自顾自地给小队长安了个操心电竞事业连自己生日都忘了的人设。

小队长本人也十分配合,做出的表情清纯可爱,俨然一个三好青年形象:“是什么日子?”语气间三分犹疑六分困惑还有一分憋得慌。

旁边的苏沐橙立刻泄了气,她已经看出叶修在装蒜了。

可其他人显然沾沾自喜,队友小胖和二狗还击了个掌。

吴雪峰被推搡着去摘叶修的眼罩,他无奈地配合演出:

“今天是你的生日。”

眼罩被摘下了,眼前是插着蜡烛的大蛋糕,以及一张张傻气横秋的笑脸。

除了,

苏沐橙鼓着脸颊,不开心。

吴雪峰眼角带笑,很含蓄。

“队长,生日快乐——”

中气十足的男中高低音混在一起回荡在顶楼天台,叶修咧嘴笑了笑。

看着队友一个个期待他说些什么的小眼神,叶修清了清嗓子:

“哇,我真的十分惊讶。”

嗯?

怎么跟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感动得眼含泪花的小队长哪儿去了?

剧本上并不是这样写的。重来重来。

队友们一脸谴责:我们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不挤几滴眼泪来敷衍一下?

期待落空的队友们那表情别提有多幽怨,他们自从知道队长去年居然待在俱乐部里过的生日,夏休期也没回家,就自顾自脑补了一出叛逆少年离家记,说真的,虽然曲折性有待沟通,但是主线内容还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于是他们认为队长一定十分缺乏关爱,要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他惊喜,他一定会十分感动,从而脱下从容的外衣,露出柔软的内在。

这无关同情怜悯之类的情绪,只不过是对队长的关心,对在他们眼中还是个孩子的队长的爱护。

没想到这孩子打从一开始就是个熊孩子。

到了现在他们还能不明白?

这小屁孩早就看出他们的企图,却佯装不知,一边旁观他们鸡贼的演技,一边在偷笑。

比赛中可靠的队长在私下里却是个小坏蛋,经常让他们上当受骗。

既聪明又狡猾,这点倒是表里合一。

正如现在,他似乎长出了小恶魔的尾巴,甩来甩去地嘲笑着他们。

“啊,真的不能忍。”

大壮表示生气,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一定要给队长一些教训,让他不要轻视大人。

一群二十好几的大人围着刚过二十岁生日的叶修,那面目狰狞的样儿让叶修忍不住噗哧了一下。

意识到小队长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这群不成熟的成年人彻底怒了,三个摁住他,两个去抹奶油。只有脑子比他们好使的叶修被力气稍大的队友死死压制着,二狗和小胖两个死宅男阴笑着抹了满手的奶油朝叶修走去。

叶修的身子僵了一下,严肃地端起队长架子:“你们不要乱来,想想未来,你们还有未来。”

“要是我们偏要乱来呢?”

“那你们就没有未来了。”

“不管,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

最后叶修被糊成了一个奶油人,他舔了舔嘴唇周围,把那一圈的奶油扫进嘴里:“这是你们对待队长的态度吗?”

大壮等人爽完过后才惊觉自己招惹了怎样一个祖宗,在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的同时,却也硬要装作有骨气的样子:“可你欺骗了我们的感情!”

言辞恳切,语气凄厉,句末还有颤音,可谓相当真情实感了。

叶修盯着他们,队友们纷纷心虚地低下了头。

好吧,他们其实也是有私心的,欺负平时无所不能的队长的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他们知道队长一定看出来了,他们都能预见自己悲剧性的命运了,可悲可叹。

然而队长今天疑似吃错药,眼神在他们中间转来转去,然后笑了一下,那一下让他们觉得奶油人队长笑得特别甜。

“夏休期抢到三位数以上的boss我就饶过你们。”

队长笑出一口白牙,跟奶油相互攀比谁更白。

原本放下心的大壮小胖二狗等若干队友先是在小队长纯良的笑容里沦陷了半秒,然后回味起小队长说的话,脸色渐渐苍白。

叶修不管身后鬼哭狼嚎的那群大男人,走下楼去清理自己身上的奶油。

弄干净后顺便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吴雪峰在自己屋里正在顺手把自己桌上琐碎的废纸零食袋给扫除干净。

“雪峰。”叶修叫叫他的名字。

“嗯。”吴雪峰把垃圾袋打好结放门口。

“礼物。”叶修朝吴雪峰伸手。

吴雪峰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直白。

“该不会没有吧?”叶修放下手,一屁股坐到床上,光裸的脚轻轻踹了踹弯下腰的吴雪峰的胸口。

吴雪峰摊开手,手里拿着四个戒指,是他们这两年得到的冠军戒指。吴雪峰给他戴上,戴满了右手的四根手指,只剩一个光秃秃的中指。

“明年,让这根手指也戴上戒指好不好?”

吴雪峰笑得很温柔,叶修莫名脸红,嘟囔道:“还不是没有特地买礼物。”

吴雪峰笑而不语。

他想过很多可以送给他的队长的礼物,最贵的,最好的,但又觉得似乎什么奢侈品都配不上这个人。

最后,他只能给一个看似虚无缥缈的承诺。

但他的队长似乎很高兴。

把那只好看的手举在眼前看个不停,眼神闪亮。

明年,他们依然是冠军。

 

***

 

暂时别想以后的事啦,二十岁的小队长生日快乐!

今年依然爱你如初!

评论

热度(5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