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all叶】龙好叶公[上]

悠悠堇:

点文,id重名太多不知道该at哪一个,请自行认领。

改了好多设定,基本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篇文了。

 

***

 

叶修有一个秘密。

他的身体里,有一条龙。

这个秘密也是他七岁才知道的。

那天他错把葡萄酒当成了葡萄汁喝了一口,那么小的孩子,整个人被一口酒折腾得粉扑扑的。

然后他的身体忽然冒出一团气,白色雾气间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叶修愣愣地看着眼前朦朦胧胧的影子,那巨大的影子朝他逼近,叶修扑闪扑闪眼睛,听到噗的一声,像是漏气一样,黑影渐渐变小了。

等到雾气完全散去,一个小小的可爱生物出现在叶修面前。

那是个……嗯,那是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

头上有触角,目露凶光,外形可爱,不像猫不像狗不像鸟不像虫。

这么一个四不像,到底是个啥。

叶修这么想着,就这么问了。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龙……不对,我不是东西!愚蠢的人类!”

叶修笑了,小脸红红的,像颗好吃的果子。

龙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它十分生气,呲牙咧嘴,奶声奶气:“你信不信我吃了你。”

“不信。”叶修还是笑,“你从哪里出来的,你平时住哪里?”

“我住在你的身体里。”龙高傲地抬起下巴。

“你为什么会住在我的身体里?”小叶修打了个嗝,咂吧嫩嫩的小嘴。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龙开始回想往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叶公到处宣扬自己特别喜欢龙,后来被龙听说了,觉得这个人类有眼光,决定让他一睹自己的尊容。谁知道那人根本不是真的喜欢它,只是装装逼,它一露脸,那人就晕菜了。

龙那个气啊,但它不吃人肉。那么怎么办呢,叶公家有许多精酿好酒,龙决定喝空他。

喝了三天三夜,龙醉得人畜不分,打了个酒嗝,就住进了叶公家的血脉睡大觉。

等到它醒过来,没想到已经过了千年多,而它也不知怎么的,进入了叶修的身体。

 

这段前尘往事,让龙唏嘘不已。

它讲完,一抬头,发现小叶修靠在软绵绵的抱枕上已经甜甜地睡着了。

“……”

龙愤怒,它想要毁灭这个世界。

它扑闪着缩小到像是鸡翅膀一般的羽翼,飞到叶修面前,伸着爪子想给他的脸来上一下,却忽然被抱住,圈在了怀里。

龙那叫一个生气啊,该死的人类,居然敢偷袭它。

它蹭蹭小叶修香香软软的肉体,一边在心里痛骂这个人类,一边钻在他怀里昏昏沉沉。

第二天早上,龙被吵醒了。

有个软乎乎的东西一直在戳它敏感的翅膀,龙挥着小爪子,企图拍开骚扰它的东西,然而失败了。它不得不被迫醒了过来。

眼前是昨晚那个不好好听龙说话自顾自睡着的小鬼,正睁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它,他用软乎乎的小嫩手对它的翅膀又摸又戳,龙不能忍,想喷火。

奈何宿醉了几千年,根本没恢复神力,只喷出一小团烟,像是打了个嗝。

龙十分难堪,两只爪子捂住眼睛,缩着身子,屁股对着叶修,拒绝面对现实。

“不要紧的。”小叶修劝道,“不就是装逼失败吗,没关系,多装几次,习惯了,就好了。”

“……我咬死你!”

平生还没有受过这种侮辱的龙张开嘴,用小乳牙啃叶修的手臂,叶修笑个不停,可见十分痒。

龙放弃了,它拍拍翅膀,蔫蔫地趴在地上,叶修看它这样,当时年少,良心未泯,便安抚地摸了摸它的角:“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当然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安慰,可现在心理灾区需要重建的龙显然很受用,琥珀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修,抽抽噎噎地问:“真的吗?”

“真的真的。”叶修继续毫不负责地保证。

叶秋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哥正对着一团空气说话,吓得他想把家庭医生叫来给自己的哥哥看看脑子。

叶修迟疑了片刻就接受了除了他以外的人都看不到龙的设定,随便糊弄两句把叶秋打发走,然后开始和龙探讨可持续发展问题。

“我需要黄金和美女。” 

龙交叉着爪子抱臂严肃地告知叶修,“这是我恢复能力本源的必需品。”

“没有。”

叶修很有原则,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

龙显然十分生气,它拿出自己全部的气势试图营造龙威,然而它现在幼且萌,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叶修揉了揉它的脑袋:“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

龙抽抽鼻子:“你小小年纪,倒是挺会说话。”

“哪里哪里。”叶修谦虚道。是社交网络教得好。

龙经历了数千年的宿醉,现在又有点晕了,它软绵绵地扑进叶修的怀里发酒疯,说着自己几千年前的风流轶事,告诉叶修自己以前有多狂拽酷炫屌炸天,让叶修别因为现在自己体力不支就看轻它,不然等它恢复原型了,就把他带到天上啪啪啪。

不要误会,这个啪啪啪是打屁股的啪啪啪。

龙在叶修怀里沉沉睡去。

它心想着这人类小孩看着挺有修养,卧室也宽敞明亮,墙壁上挂着的几幅字画价值不菲,将来一定是个不缺金钱和美人的天之骄子。

这么想着,它安然入梦,认为自己恢复原形的那一天指日可待。

然而,它到底还是低估了叶修。

身为一个军事世家的长子,他完全没有按照龙以及他父亲原本期望的那样长大,反而越长越歪,越长越不要脸,甚至干出了离家出走这样的事。

龙在叶修提着叶秋的行李箱半夜潜逃的时候百般阻拦,不过就它那小身板,完全不是已长成青少年的叶修的对手。

龙气呼呼地把肚皮往叶修头顶上一搁,爪子抱住叶修的头,嘟囔着要是自己住进的是叶秋的血脉就好了,然后和叶修一起搭上了前往H市的火车。

 

他和叶修在H市遇到了一对兄妹。

这对兄妹十分奇怪。

他们居然十分自然地接纳了一个陌生人入住他们家。

不过叶修其实也不太正常,他居然十分随便地就住进了陌生人的家。

龙认为这三人完全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全是天真的小朋友。

不过没多久他就发现,姑且不说叶修,这苏家兄妹绝对是社会他苏哥苏姐。

一看就是从小混社会的。

而叶修这小少爷也一点都不娇贵,跟着苏沐秋混社会。

有天,苏沐秋说要带叶修做晚上的工作。

龙警觉,怒瞪苏沐秋。

可叶修却完全没心没肺,一边打着游戏,嘴里含糊地说着好呀好呀。

龙差点被他气死。

还好苏沐秋并非那般丧心病狂之辈,他只是找叶修去打游戏,赌钱的那种。

龙看着这两人赚得瓢满钵盈,然后还没走出门呢,黑网吧老板露出表面和善的笑,问候苏沐秋:“沐秋今天带了个新朋友来啊。”

苏沐秋把叶修往自己身后藏了藏,和那老板客套起来,网吧里还有不少或明或暗坐在机子边,眼神却瞅着这边的人。

龙发现人类真的没有进步,这种行为方式和几千年前的黑赌场里的老板以及看场子的小弟简直一模一样。

叶修沉默地看着苏沐秋把他们的劳动所得交给了网吧老板大半,沉默地被苏沐秋牵出去。

等走出段距离了,苏沐秋才闷声道歉:“对不起。”

叶修笑了:“干嘛对不起。”

苏沐秋对上叶修的眼睛,那么明亮透彻,他可以在里面看见自己的倒影。

他总是觉得叶修是个不谙世事的少爷,他需要保护他,爱护他,但他又想让叶修看看,真实的他所处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他轻声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然后叶修忽然几步靠近过来,用额头猛地撞了他一下,苏沐秋被撞得生疼,却不由笑起来。

龙看着在脏兮兮的路灯白光下,这两人你撞撞我我撞撞你,额头抵在一起蹭蹭,小手牵牵。

这种行为举止,气氛营造,要是说是单纯的男孩之间的友情,真的有点假。

龙发现苏沐秋看叶修的眼神,跟几千年前好几只小母龙看它的眼神一毛一样。

但仔细一看,也不尽相同,小母龙看它的眼神中满是欲望,而苏沐秋盯着叶修的眼神中有光。

两个人在路灯下拉拉扯扯,大庭广众,在三只野猫面前表演谁的额头硬。

龙不忍直视,养了好几年的人类被野男人拱了。

“快回去吧。”

闹了一会儿,一阵夜风吹过,叶修缩了缩脖子,把手往苏沐秋口袋里一插,“沐橙要担心了。”

苏沐秋想起独自一人在家的苏沐橙,点点头,不忘把手伸口袋里搔搔叶修的手心。

龙飞到叶修面前:“喂,你不要乐不思蜀忘了要帮我恢复原型的事。”

叶修不理它,它就一直吵吵嚷嚷,直到叶修伸手一挥,把它挥到了一边。

龙不可置信,叶修居然因为一个野男人打他。

更刺激它的还在后面,苏沐秋问:“怎么了?”

“没,刚才看到只虫子。”叶修笑。

你才是虫子!

龙又想毁灭世界了。

 

-tbc-

 

***

 

那啥,其实我知道叶公好龙这个故事……叶公不姓叶……我知道……我招,我就是在乱搞,对不起大家…………我先自己招了,你们都不准吐槽了!!

评论

热度(2258)

  1.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