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

【王叶】巫师与狐狸

悠悠堇:

        感谢太太给画的图→ 补个档

 

        - 01 -


        王杰希的作息算是准时的,平均在七点半左右醒来。可是这天早上,天刚亮起一丝白线,他就被一颗毛绒绒的炸弹给炸醒了。

        王杰希不用睁眼,直接伸手一抓,准确地捏住一条长长的尾巴,然后在起身之时顺便拎着那条尾巴把某个毛团子倒提了起来。

        “大早上的闹什么呢。”王杰希的眼睛这才张开,斜睨了一眼被他提在手里的红色毛球。毛球除了尾巴外的部分正缩成一个团,小脑袋朝王杰希撇了撇,吐出粉嫩的小舌头。

        这是一只红毛狐狸,是王杰希两个月前在森林里散步的时候随手捡的。

        狐狸又不会说人话,当然也就不可能回答王杰希的问题,它只是维持着被倒拎着的姿势用前爪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就好像在告诉王杰希它饿了。

        “让你每天晚上该吃饭的时候不回来。”王杰希改成双手卡着狐狸前爪的姿势把它半抱在空中,脸往前凑近了一点,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在狐狸面前放大,狐狸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呜呜地叫了起来,一边开始挣扎。当发现挣扎无果后,狐狸果断地把软软的肉爪贴上王杰希的眼部,似乎是一种眼不见为净的表态。

        王杰希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有些被红毛狐狸逗乐了,但很快那点不甚明显的弧度就被拉平,然后以古井无波的语调开口:“昨天是不是又和隔壁的狮子一起玩儿了,玩到忘了饭点。”

        紧贴眼部的肉爪一僵,迟疑地收回,王杰希的视线得到恢复,紧接着就看到狐狸的右前爪在毛绒绒的脸颊旁蜷着勾了几下,疑似在模仿招财猫的卖萌方式。

        王杰希心头叹气,原本打算给这不听话的狐狸一点教训,但目前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他松手,狐狸轻盈地落到被子上,然后几步挪到王杰希腰侧,在那里蹭了起来,似乎还有往睡衣下摆里钻进去的趋势。

        王杰希在狐狸往里钻之前伸出手来弹了弹它摇晃着的长尾巴下的小屁股,而狐狸的反应真不小,直接一屁股坐下,前爪按在向外分开的后爪之间,一脸震惊的表情。就好像在说,王杰希你怎么能这么流氓。

        王杰希觉得很有趣,他捡来的这只狐狸看上去太通人性了,稍微让人有点惊喜,有时也会起点想捉弄它的心思,看看它被捉弄后会露出怎样的情态。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身为人类的王杰希被狐狸弄得有点焦头烂额,这只狐狸已经不知道几次把他的魔药室弄得鸡飞狗跳的了。

        刚被弹了屁股的红毛狐狸似乎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又开始嗷嗷地冲王杰希叫。

        “知道了。”王杰希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接着伸手开始解睡衣的纽扣,解到最后一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捡来的狐狸正一副欣赏美景的表情盯着他的胸前瞧,仰着小脑袋,乌溜溜的眼珠直勾勾的,一条毛绒绒的长尾巴似乎很是快乐地摇着。

        王杰希终于把上半身的睡衣褪下,狐狸最后瞧了一眼就准备转战下半身,接着就忽然被一件不明物体劈头盖脸地罩住,一时间有些懵。

        等到狐狸终于从不明物体里钻了出来,王杰希也已经换好了巫师袍。

        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的错觉,他好像从一只狐狸的脸上看到了失望中夹杂着嫌弃的表情。

        “想什么呢,色狐狸。”王杰希在那小脑袋上不轻不重地弹了个脑嘣儿,然后抱起它离开卧室。

        红毛狐狸在离开前还不忘在刚才遮去它视线的睡衣上蹬了两爪子。

 

        黑曜石长桌,正中花瓶里摆着装饰性的玫瑰花,修剪换水是柳非的专职。

        柳非是王杰希的学生里唯一的女性,对红毛狐狸的关心程度算是王杰希的一众学生里最高的,毕竟女孩子比较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

        王杰希制作早饭的途中,柳非就拿着腌制过的甜桃片讨好着上蹿下跳的红毛狐狸。

        狐狸凑近一点,再跳到柳非的怀里。柳非被怀里一扫一扫的毛尾巴萌得不轻,下意识在狐狸吃完一片后又喂给了它下一片。

        一片一片又一片。

        直到王杰希语气严厉地在背后来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柳非一惊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不觉间手中的小陶罐已经空了大半,腌桃片全进了红毛狐狸的小肚子里。

        “说了多少次不要在饭前喂它吃零食。”王杰希表情一点都不柔和,深知老师那不假辞色严肃正经的性子,柳非不由有点心虚地缩了缩脑袋。

        偏偏仰天躺在她腿上四脚朝天的红毛狐狸还用那双湿乎乎黑漆漆的眼珠充满挑逗意味地看了王杰希一眼,一边挺着圆滚滚的小肚子,一边嘲讽兮兮地打了个饱嗝。

        还没等柳非替它担心,它就被王杰希捏住后颈毛一把拎起。

        王杰希一边拎着红毛狐狸往自己的魔药室走,一边头也不回地交待着:“饭烧好了,等人齐了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们。”

        柳非连忙应声,心想红毛狐狸这大概是要被长期教育以及一对一针对性辅导的节奏吧。

 

        红毛狐狸被王杰希放在魔药室的桌子上后就立刻瘫了下去,软软的肚皮贴着有些凉的桌面,还蹭了两下找了个比较舒适的位置才开始安分地躺尸。

        而王杰希,似乎是有和它算一算总账的意图。

        从上个月打翻大片魔药罐,到前天把后院的紫阳花田给踩踏得一片狼藉。

        从两个月前咬破了他的巫师袍,到昨天又和隔壁喻文州养的狮子黄少天一起浪到半夜才回家。

        王杰希总结陈词,宣布红毛狐狸品行不良。

        需要进行教育。

 

        - 02 -

 

        王杰希是一个用火炉炼丹的巫师,中西合璧,有点厉害。

        此刻他面前上口密封的黑紫色大锅下煤炭烧得很旺,透过中部一个磨砂质感的小窗,可以看见两颗浑圆的物体,在不断的炼烧下由原先半透明的琉璃色逐渐变得乌黑。

        就快好了。

        王杰希的精神高度集中,注意力全盘安置在面前的火炉上,没有发现身后一个鬼鬼祟祟的毛球正在接近,悄无声息,猥琐不已。

        就快到了。

        毛球把动作放得更轻了,软软的肚皮贴在桌面上,小爪子一划一划地匍匐前进。

        离它眼中最合适的选位已经越来越近,在还有三个身位格之际,乌溜溜的眼珠精光一闪,整个毛团跃起。

        王杰希似乎是感应到了这边的动静,回头,正好看到一只狰狞的魔兽,背光的身板一时间被阴影笼罩,只有眼部泛着红光,它一爪掀翻王杰希放在桌上的鱼缸,鱼缸里的水全数都浇到了熊熊燃烧的焦炭上,原本红得发紫的炭火,不多时就偃旗息鼓了。

        透过小窗,王杰希看到那两颗乌黑的丹药渐渐出现了裂纹。

        搞砸了。

        王杰希发现这两颗丹药已经没救了之后就不再看它们,而是看向身后那掀了鱼缸后还洋洋得意甩着尾巴的魔兽。

        那是他捡来的红毛狐狸。

        此时收到王杰希的视线,狐狸状似充满挑衅意味地看了王杰希一眼,然后迈着优雅的小碎步就准备离开了。

        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咦?

        狐狸发现自己基本没有前进,视角就立刻倒悬了。

        又是王杰希这小妖精在拎我的尾巴。

        发现了症结所在的狐狸嗷呜嗷呜地叫着,四个小爪子在空中胡乱地捣腾着,很快,它发现这似乎是无用功,于是沉默安静了下来,假装自己是一具乖巧的尸体。

        王杰希提着红毛狐狸的尾巴,看着它四爪自然下垂双眼紧闭的样子,就知道它又在装死。

        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了。

        王杰希的教育理念曾经多次向这只红毛狐狸妥协,但这一次,他似乎是打算强硬到底。

        红毛狐狸本能地察觉到了不对,圆眼睛睁开一条缝,悄悄打量了一眼它目前的饲主。

        但是从它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下巴的流畅线条。

        下一秒,红毛狐狸就被扔进了小黑屋。

        名副其实的小黑屋。

        又小又黑。

        于是狐狸瞬间就蔫了。

 

        从道义上来说,红毛狐狸觉得自己是坚决没有做错事的。

        要怪也应该怪王杰希,这几天都在短它饭吃的卑劣行径。

        似乎是之前的捣乱行为闹得王杰希头疼,王杰希决定要教育它一下,于是就减去了它三分之二的粮食。

        作为一只目前爱好只有吃饭和视奸王杰希的狐狸,王杰希此举一下子就剥夺了它狐生中三分之二的乐趣,再加上最近王杰希天天泡在魔药室还不忘锁门禁止它的进入,它视奸的乐趣也被强制取消了。

        好不容易今天逮到了王杰希没锁门的空隙,它当然要严肃地打击报复一下了。

        红毛狐狸想起这几天淡呱呱的水煮生菜,只有点汤底的奶油浓汤,还没它肉掌大的牛肉粒,以及刚才被王杰希毫不留情扔进来时的懵逼,内心是有小情绪的。

        它就地打了个滚,仰躺着抱着自己的尾巴尖玩儿,想起王杰希那张脸,觉得被气饱了。

        我把尾巴交给了你,而你却背叛了我。

        ——多么让人悲伤而愤怒的故事。

        红毛狐狸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妈妈给它讲的故事,故事里的人类都是那么狡猾而阴险,就像隔壁的喻文州一样。

        但它却觉得同是人类的王杰希让它打心眼里地想要赖着蹭蹭。

        王杰希啊王杰希,我真是看错了你,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好人。

        红毛狐狸痛心疾首于自己的遇人不淑。

        它低低咒骂了几句,蹦跳几下伸伸爪子以演绎自己脑内对王杰希的拳打脚踢。

        还不到一分钟,它就趴下了。

        不演了。        

        红毛狐狸肚皮朝天爪子缩在胸前,后爪虚虚踢了两下后打了个哈欠。

        揍人太累了,还不如睡觉。

 

        王杰希打开这间禁闭室的木门的时候,其实距离把红毛狐狸关进来也不过一小时而已。

        终究还是有点不忍心。

        王杰希在开门之前还检讨了一遍自己的教育方针,并下定决心下次再出现如此情况绝对要让狐狸受到应有的惩罚,然后他开门,瞬间就破功了。

        红色的毛球像是一团温暖的火种,安静地燃烧在黑暗里。

        红毛狐狸已经睡着了,小巧的粉嫩鼻尖上还挂着个鼻涕泡。

        可爱到冒泡,原来是这个意思。

        王杰希走过去,把狐狸抱起来。

        狐狸抖了抖尖尖的三角耳,被动静惊醒,懒懒地睁开眼,看清眼前是王杰希后毫不留情地一爪子糊了他一脸。

        刚才是谁说这玩意儿可爱的?可爱个鬼!

 

        - 03 -

 

        红毛狐狸伸着爪子扒拉了几下面前的食盘,清澈见底的味噌汤,半条干瘪的三文鱼,看起来就不好吃的藕片炒胡萝卜丝。

        这都是些什么?王爸爸牌爱心料理可不是这种东西!

        红毛狐狸在惊怒之余,立刻反应了过来,看来王杰希还没有原谅自己。

        这个左眼大心眼小的男人啊。

        红毛狐狸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并且做了一个决定。

        它要离家出走。

 

        距离王杰希的小木屋三百米开外是喻文州的小木屋。

        喻文州也是一名巫师,区别在于王杰希主炼魔药,而喻文州主修巫术。

        现在,红毛狐狸就钻在喻文州的小木屋里任凭威风凛凛的狮子黄少天把它按在爪下舔它的肚皮。

        喻文州端来一个正方形的黑盒子,里面的东西散发着黄油的甜香。

        “吃吗?”喻文州黑色巫师袍的袖子略长,覆盖到手背,衬得细白的手指像是柔腻的陶瓷。

        红毛狐狸盯着他手指间的那块焦黄色小圆饼看了会儿,嗷呜一口叼走。

        黄少天看到后猛舔红毛狐狸的嘴角一边还不忘炫耀“好吃吗好吃吗我们家的曲奇好吃吗”。

        红毛狐狸一爪子拍开黄少天庞大的脑袋,原本懒趴趴地伏在地上的它忽然四肢着地甩了甩毛,然后轻巧地跳到坐在藤椅里的喻文州的膝盖上。

        下一秒,喻文州的手指就从它的耳朵尖一直顺到了尾巴尖。

        真舒服啊。

        红毛狐狸一边享受着喻文州的抚摸,一边把脑袋埋进黑盒子里不顾形象地啃着黄油曲奇。

        黄少天蹲在一边看了会儿,就伸着爪子去抓红毛狐狸一甩一甩的尾巴尖玩儿。

        不一会儿,吃饱了的红毛狐狸像是大爷似地眯着眼半瘫在喻文州的怀里,原本圆澄澄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还咂巴着毛绒绒的嘴。看上去有点欠虐。

        虽然红毛狐狸表面上一直认为喻文州阴险狡猾并且无数次对黄少天发表过这种高论,但其实它打心眼里觉得喻文州是个温和又讨人喜欢的家伙。

        黑他也是喜欢的一种方式。

        红毛狐狸这么哄骗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居然还真信了。

        真是天真可爱。

        红毛狐狸不禁如此感叹。

        但其实黑人本不是它的本意,它就是管不住自己调皮的嘴。

 

        王杰希敲响喻文州家的小木门的时候,红毛狐狸已经离开了。

        喻文州来开门的时候,黄少天就蹲在他旁边瞪着王杰希。

        “嗯,它的确有来过,不过在吃了点零食后就离开了。”喻文州微笑着。

        “给你添麻烦了。”王杰希见红毛狐狸似乎真不在这里,于是微微颔首就准备告辞。

        没想到喻文州还有后话:“如果您不愿意在它身上花费太多精力的话,可以问问它愿不愿意来我们这里,如你所见,我和少天都会很欢迎的。”

        王杰希细不可察地一怔,然后淡淡地回道:“不劳您费心了。”

 

        王杰希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红毛狐狸的时候,它趴在一颗苍翠的古树上,树下一群成年老虎朝它嘶吼着,随时都会扑上去把它撕碎的样子。

        但是它似乎一点都不惧怕,反而觉得很有意思,还发出些挑衅似的声音让虎群更为狂躁。

        真是只调皮的狐狸。

        当时的王杰希是这么想的,并且下意识就挥了挥法杖放了个小火球把那些老虎给吓跑了。

        接着那只狐狸就看见了他,还朝他扑了过来,钻进他的巫师袍蹭来蹭去,让他只能无奈地把它带回了家,而那不要脸的狐狸在他家一待就是两个月。

 

        夜晚,王杰希提着南瓜灯在森林里穿行着。

        从喻文州家离开后,王杰希就先回了趟自己的小屋,从自己的学生那儿得知了红毛狐狸还没回来。

        原先是本着养孩子不能娇惯的心态打算干脆不管狐狸,但是入夜后王杰希还是没能忍住担心的情绪,最后叹了口气就点亮南瓜灯出来寻找了。

        按理说出来找人的话,应该一边找一边吆喝点什么的,可是王杰希话到嘴边蓦地一愣。

        他忽然发现他根本不知道红毛狐狸叫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他有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然后他就走到了他们相遇的那棵古树下。

        一团白花花的东西从天而降。

 

        - 04 -

 

        王杰希花了半个小时接受眼前十五六岁的少年其实就是他养的那只红毛狐狸的事实。

        此刻这个少年正赤身裸体地在他的床上打滚,恣意妄为的态度倒是和那只红毛狐狸如出一辙。

        一想起刚才从森林到木屋的这段路,少年也是那么赤身裸体地走过来,王杰希就觉得很是头痛。

        就像刚才少年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扑到他的怀里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王杰希,我要饿扁了。”

        也非常让他头痛。

        清澈的黑眼睛,粼粼的水光,柔软的少年身体,紧贴着的温热,以及抱着他求投喂的姿态,都让他非常头痛。

        “总之,”王杰希从衣橱里抛出一件巫师袍,“你先穿上这个。”

        巫师袍直接盖住了少年的脑袋,王杰希往外走去:“我先去给你烧点吃的。”

        正在套巫师袍的少年听到后似乎是体内某个雷达收到了信号,眼睛蹭地亮了起来:“奶酪要两倍。”

        王杰希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并没有回答,只是在即将走出房门之际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嗯?”少年眨了眨眼,笑道,“我叫叶修。”

 

        单薄莹白的胸膛上两点浅淡的粉是最显眼的颜色,巫师袍宽大的领口正不断从叶修略显细窄的肩膀上滑下,十根葱白的手指勉强从袖口里钻出来,捏着刀叉,把面前的牛腿肉大块大块地送到自己的嘴里。

        王杰希坐在叶修的对面,看着他敞开的前襟,沉默了片刻后伸手帮他把衣服穿好:“你几岁了,连衣服都不会穿。”

        叶修嚼着肉,含糊不清地答道:“年龄什么的并不重要,我的生长速度和你们人类可不一样,再过几个星期说不定就看上去和你一样大了。”

        “你是妖精吗。”王杰希看到叶修嘴角边沾着酱汁,下意识就帮他抹干净。

        “是妖怪。”叶修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有什么区别。”王杰希不以为然。

        “狐妖和狐狸精的区别。”

        “……啊,是吗。”

 

        叶修吃饱了之后就开始犯困,他打了个哈欠,打得一点都不含蓄,鲜红的舌尖微微向外伸着,一边扭曲着小脸把哈欠打完整了,一边站起身就往王杰希的卧室里走。

        正准备洗碗的王杰希眼皮跳了跳,然后拎着他的后领把他拖回来,问道:“你准备干嘛。”

        叶修的脸上写满了莫名其妙:“还能干嘛,当然去睡觉。”

        “睡哪里?”

        王杰希的这个问题一出,叶修稍微愣了一下,他以为这个问题根本就是多余的,就像他非常顺其自然地就往王杰希卧室的方向走。

        他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突然噗哧一声发出了开怀的的笑声:“王杰希你难道怕我把你睡了吗?”

        王杰希扫了他一眼,不轻不重地弹了他一个脑嘣儿,然后转身去洗碗。

        “我在床上等你。”

        偏偏叶修还要这么引人误解地朝着他的背影喊上一句。

 

        王杰希走进卧室的时候,叶修还没睡,正一屁股坐在蓬松柔软的枕头上捧着他床头的几本魔导书看得津津有味。

        “你看得懂?”王杰希稍微有点惊讶。

        “当然看不懂。”叶修倒是非常诚实。

        “那你在干嘛。”

        “我在装作看得懂的样子。”

 

        - 05 -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窝在他怀里的热源忽然一僵,他的视线还处在朦胧状态,感官也不敏感,只是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被他抱着,或者说强硬地把自己塞进他怀里的某人。

        于是在下一秒,顺利地完全清醒了过来。

        “你在干嘛?”

        王杰希克制着自己抽动的嘴角和一大早就很是无语的心情。

        而他双臂间的叶修正从一脸做坏事被发现的表情切换成正义凛然,虽然那双纤白细腻的手还放在他睡衣的第三颗纽扣上并且维持在一个解开的动作,但那双眼睛折射出来的内容还是相当坦荡的。

        “我就是看看。”

        看起来正准备脱他睡衣的叶修这么说道,“真的只是看看。”

        “看什么?”王杰希看他的眼神就像在说“小样儿,继续编”。

        “看你骨骼清奇很适合贤妻良母好爸爸的三位一体形态……唔……”

        叶修讪讪地松开了他放在王杰希睡衣上的手,改为捂住了自己被弹了个脑嘣儿的额头,“一大早上就这么暴力。大眼,我对你很失望。说好的一生好爸爸呢。”

        王杰希懒得理他,也不去和他计较这个“大眼”的称呼听起来挺让人不爽,只是松开他,自己先下床。

        昨晚叶修比他早睡着一些,两人原本并肩一起靠在床头各看各的书,没多久,王杰希的肩头一沉,叶修的脑袋就搁了上来。王杰希侧目,看到的是一头柔软的黑发,以及发顶一个调皮的发旋,让王杰希想起不久之前还上蹿下跳的红毛狐狸模样的叶修。

        王杰希戳了戳叶修的脸蛋,没有得到反应,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睡着的叶修比王杰希想象之中的样子要安分很多,轻浅地呼吸着,表情很乖。王杰希轻手轻脚地把他塞到被子里,帮他掖了掖被角。

        睡着的叶修就像一个寻常的十五岁少年,骨骼和五官都还没长开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王杰希心里怪怪的,居然觉得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的叶修有点可爱。毕竟除了钻怀里这个动作,睡着的叶修真的很让他省心。

        王杰希轻轻揽住他的时候,他就停止了动作,乖乖地窝在王杰希怀里。

        只是没想到他醒来后会那么不安分。

        “大眼真小气。”叶修坐在床上抱怨道,“只不过是看一看摸一摸而已,不要那么严肃嘛。”

        王杰希懒得理他,正巧这个时候传来敲门声,是高英杰,王杰希便出声让他进来。

        只是高英杰进门后,露出了相当震惊的表情。

        王杰希一愣,然后难得后知后觉了一次。

        概括来说,现在的场景是这样的。王杰希正半裸着胸膛套上他的巫师袍,而叶修还坐在床上,姿势是抱着被子遮住了前胸,飘窗外漏进的阳光打在光裸的后背上面,衬得他光滑的背部白得发亮。

        高英杰的大脑几乎停止了工作。

        老师的床上躺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一脸幽怨委屈的表情,而老师则采取了无视的态度自顾自地穿着衣服。

        怎么看,都已经像是事后了。

 

        - 06 -

 

        餐桌上,王杰希花了五分钟让他的学生们接受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人类的家伙其实就是当初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很久的红毛狐狸。

        当然,王杰希让他们在五分钟内接受,不代表他们真的能够在这个时限内接受得了。

        就像高英杰,还仍然沉浸在先前所看到的那幕场景里久久不能回神。

        目前最泰然自若的还要数正兴致勃勃地啃着吐司的叶修了。

        嘴边沾着绛色的果酱,叶修眨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四周,很是疑惑地来了一句:“你们怎么都不吃?”

        其他人这才开始僵硬地把盘子里的食物依次塞到嘴巴里。

        性子比较直的刘小别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的尾巴和耳朵呢?”

        “什么?”叶修嚼着淋上芝麻沙司的生菜,看了眼刘小别,忽然笑了,“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啊?”

        “……!”刘小别一噎,赶紧替自己辩解了起来,“你看现在电视里放的动画,书店里卖的漫画,凡是动物变成人的不都会留下耳朵和尾巴吗?”

        “说得很好。”叶修点头,“那么问题来了,动物变成人的目的是什么。”

        “嗯……”刘小别思考,“为了不让人发现它们是动物?”

        “那要是头上顶着两个耳朵屁股后面还连着一条尾巴,鬼都知道这傻逼不是人吧。”

        “……可是动漫里都是这么画的。”刘小别努力掩藏自己的宅属性,“这体现了大众取向的普遍性。”

        “呵呵,所以说是愚蠢的人类啊。”叶修插着颗小番茄摇头晃脑。

        “……”刘小别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午后,解答完学生们近期在学业上的疑惑的王杰希正在料理他的紫阳花田,突然一个黑不溜秋的身影扑在了花田之上,压瘫了一大片紫阳花。王杰希眼角一抽,面无表情地看着套着巫师袍的叶修整个人趴在花田上的背影。

        “唔,痛……”叶修揉着鼻子从趴在地上的姿势爬起来变为坐在地上的姿势,一抬头正好看到王杰希的表情,动物的本能让他迅速地察觉到了危险,他讪讪地笑着,“嗨,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呀。”

        “嗯。”王杰希意义不明地嗯了一声,平淡地问道,“你在这里干嘛。”

        “我在这里当然有很重要的事啦,我跟你说哦,我刚才看到一只宝蓝色的蝴蝶朝这边飞过来了,超级少见的你知道吗?可惜没抓到。”叶修坐在地上一脸遗憾的表情,“要是能抓到就好了呢。”

        “是吗?”王杰希一脚踩在默默移动试图逃走的叶修的巫师袍下摆上,叶修受到外力再次扑倒在地上,干脆趴在那里不起来了。

        王杰希见叶修这下摔得好像有点重了,心里一凛,凑近过去想看看他怎么样了。他刚凑过去就听到叶修小声地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于是他又凑近了一点,这下算是听清楚了,叶修这小子在用力骂他呢。

        “王八蛋”、“心眼小”、“老处男”之类的三字经一个一个地往外冒,理智冷静很少生气的王杰希额头爆出一根青筋。

        还沉浸在辱骂王杰希的快感里的叶修没有看到王杰希发黑的脸色,等到他升空后他才发现事情有点大条了。

        他被王杰希扛在肩上,似乎即将前往一片黑暗的未来。

 

        “唔——呜——嗯——”

        王杰希的房间里传来某狐狸闷在喉咙里的呜咽,以及巴掌着肉的声音。

        刚开始叶修被王杰希扔到床上的时候他还故作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羞答答地说道:“大白天的就做这种事不太好吧。”被忽然翻了个身被迫趴在床上撅起屁股的时候叶修还欲拒还迎了一下,然后就被王杰希扇在屁股上的一巴掌给扇懵了。

        他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接下来的懵逼再到奋起反抗再到被镇压,最后只能双手交叉把小脑袋埋在手臂间忍着痛极了的呜咽。

        其实王杰希也没打几下,每次巴掌落下,手下的触感像打在杏仁豆腐上似的,那软嫩的劲儿似乎多打几下就会碎的脆弱。

        更何况叶修那呜咽的声音太软,以至于王杰希觉得自己像是个欺负小孩子的坏人一样。原本打算这次要认真教训一下这不听话的小子,但王杰希到底还是心软了下来停了手。

        白嫩的小屁股肿起了一点,泛着粉色,王杰希把视线移开,拍了拍叶修埋着的小脑袋:“好了我不打了,你乖点,抬起头我看看。”

        叶修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麽?”王杰希没听清。

        “我说。”叶修这下算是愿意把头抬起来了,一双圆圆的眼睛里含着水,但倔犟地没流出来,看得王杰希心里一抽一抽地疼,“我说,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叶修抹了把鼻子,趁王杰希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光着脚丫子往外跑,等到王杰希想拉住他让他别耍小脾气的时候他已经跑得没影了。

        王杰希这下是真有些慌了。

 

        - 07 -

 

        “别舔了黄少天。”叶修半倚在成年狮子宽大的身体上,兴致缺缺地推开黄少天的大脑袋。

        “你到底怎么了叶修,为什么不开心,是不是王杰希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和喻文州去帮你揍他。”黄少天横着趴伏在地上,微微向里凹着身子,让叶修能够舒服地躺在它筑成的小空间里,顺便这个姿势让它能很方便地舔到叶修的小耳朵。

        叶修斜眼看了黄少天一眼,情绪不明地说道:“是啊,王杰希欺负我了,你去把他咬死吧。”

        “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黄少天立刻站了起来,看样子真打算冲进王杰希的小木屋去把他狠狠地啃上一通,叶修赶紧制止这只过于激动的狮子连声说“我开玩笑的你别乱来啊”,接着费了好大一通功夫才把它安抚好。

        “我累了,睡一会儿。”叶修打了个哈欠,眼角滴出一小滴泪,靠在黄少天的身子上就打起了瞌睡。

        王杰希被喻文州带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修和黄少天一起相亲相爱地睡着午觉的样子。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叶修轻轻地抱起来,结果却惊醒了睡得不熟的黄少天。

        “卧槽你这家伙欺负了叶修现在还敢过来!看我不咬死你!我跟你说你可不要跑,我要让你知道我生气起来究竟有多可怕!”黄少天对着王杰希一阵充满威压地低吼,奈何王杰希不是叶修,听不懂他的语言,只是觉得这只狮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吵。而这阵嘈杂顺利地惊醒了被抱起时还没有醒来的叶修,他发出了一声即将醒来的绵长呻吟,睡眼惺忪地砸吧着小嘴,视线由模糊至渐渐聚焦,然后看清面前的是王杰希后立刻奋力挣扎了起来。

        “你滚开!”
        “乖,之前是我错了,我们回家好吗?”
        “谁要和你回家!”
        “回家了我让你打回来好吗?”
        “我不要!我不是已经说了我不要喜欢你了吗!”
        “不喜欢就不喜欢,我喜欢你还不行吗?”
        “不行,我已经决定要和少天在一起了!”

        “真的吗真的吗?”黄少天两眼放光地舔着叶修垂下来的光脚丫子,王杰希脸色难看,由原来托着叶修臀部的抱法直接切换到了打横抱的姿势。

        “真的真的。”叶修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只是一本正经地允诺着黄少天,还不忘狂拍王杰希的肩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王杰希懒得理会闹别扭的狐狸,直接把人扛走,也不管那没轻没重的小爪子在自己的脸上抓来抓去。

        见王杰希就打算把叶修这么强行抱走,黄少天可不答应了。但还没等它跑过去把叶修叼回来,就被喻文州拉住了尾巴。

        “他们两个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一个外链

 

       - 10 -

 

        后来,王杰希发现叶修之前说的那什么三个月后就能看起来和他一般大了的事居然是真的。三个月的功夫而已,叶修就从那个看起来未成年的少年长成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青年。

        这养成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今天的叶修也仍然从王杰希温暖的怀抱里醒来,白皙惑人的肌肤之上满是印章般的爱痕。

        “唉,王杰希你这禽兽。”叶修一边套上王杰希的白衬衫一边摇头,“昨天晚上又做那么多次,我很担心你以后会不会产生勃起功能障碍,简称阳痿。”

        王杰希笑了一声,没有反驳叶修的嘲讽。他知道叶修是因为昨晚上又被他弄得尾巴耳朵都冒了出来所以才在闹脾气。

        自从第一次做爱的时候王杰希发现叶修一旦舒爽到了极点就会冒出平时都收起的狐狸尾巴和耳朵之后他就非常乐于用各种方式刺激叶修身上那些敏感至极的小地方,因为冒出尾巴和耳朵的叶修总是像只黏人的小动物似地紧紧抱着他求欢,抚弄他的耳朵和尾巴的时候叶修总是一边颤抖一边发出好听的声音,实在是诱人至极。

        “王杰希,你这态度很成问题啊我跟你说。”叶修听出了王杰希的不以为意,他朝王杰希呲了呲牙,“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才敢跟我乱搞吗,什么玩意儿啊真是。”

        “谁跟你乱搞了。”王杰希从后勾住坐在床边穿裤子的叶修的脖子,一把把他扯到怀里,去亲吻他的耳尖,“我一直都想跟你好好搞,你呢?”

        叶修被他亲得身子发软,哼了一声,压住自己忍不住想上翘的嘴角,故作敷衍地回道:“那就搞吧。”

评论

热度(1786)